我們廣州,奇特、有趣的地名(包括街道名)很多。前些時,看過網友一條關于“從一到十乃至百、千、萬”開頭的廣州地名的帖子,那確是一“絕”。筆者這里要說的,廣州很多地名,或古樸、或莊重、或溫婉、或奇趣,都打著廣府文化的深深印記。作為一座古老的名城,大部分地名都有著廣府文化講究追求意頭、吉祥、如意、人文的特色,如吉祥路、盤福路、惠福路、文德路、福今路、丁財巷、華貴路、怡樂路……數不勝數,網友們已舉過很多,在此不贅,本帖專談一些奇趣的。恰恰是這些奇趣地名,體現了廣州厚重的“文化”味。

一是廣府人重視文化教育,自清代以來,創辦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書院學堂,有的承傳下來,有的消亡了,于是許多地名就成了書院學堂的紀念。如越華路,源于越華書院;大馬站、小馬站、流水井、越秀書院街等,就成為當地書院群的紀念地;書同巷(在海珠北路),源于明達書院等幾所學堂,為“書院胡同”;學宮街(解放中路),源于元明清官辦學宮在此;府學西街(中山四路),源于宋代官辦府學在此;學源里(文明路),也是源于宋代府學;圣心路(文革改為“勞動路”),源于圣心大教堂(石室)及其創辦的圣心書院(廣州三中前身);廣雅路、廣雅后街,源于廣雅書院(廣雅中學前身)等等。

二是廣府文化追求向上、出人頭地的觀念,過去,這一追求只能通過科舉這條獨木橋,因此,當地出了狀元、榜眼、探花“三甲”,甚至知名舉人,也值得用地名褒揚之。比如大名鼎鼎的狀元坊,因宋代狀元張鎮孫的故居在此;福地巷(光塔路),也因明代狀元倫文敘故居,倫家有四人都中舉以上,故視為福地;其它為紀念名舉子的地名還有探花巷(解放中路)、擢甲里(光塔路)、 科甲里(大德路,現改“紅專里”)、進士里(北京路,現改“進步里”)等。

奇趣地名是廣府文化的印記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 狀元坊

三是廣府文化崇尚先賢名宦,名人故居所在地就成了很好的地名。如崔府街(朝天路),因南宋名臣崔與之故居而得名;圣賢里(北京路),因明代名學者黃瑜、黃佐故第而得名;白沙巷(人民北路),因明代詩人陳獻章(號白沙先生)曾在此講學而得名;湛家大街(法政路),因明代尚書湛若水的別墅而得名。

奇趣地名是廣府文化的印記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 湛家大街

四是廣府文化推崇人文主義,許多廣府的典故掌故、民間傳說也融入了地名,可以說,一個地名就有一段“古”,這是最為奇趣之處。筆者無法逐一講故事,僅作羅列:沙面、西來初地(下九路)、豆腐畝巷(龍津西路)、九兜巷(小北路)、海天四望大街(洪德路)、飛來對面巷(小北路)、寺貝通津(東山)、恤孤院路(寺貝通津)、榨粉街(中山四路)、晏公街(人民中路)、十三行路、瘦狗嶺路(廣園快速路)、長湴村(天河區)、五鳳鄉(海珠區)、鵝掌坦大街(西槎路)、白鶴洞……

奇趣地名是廣府文化的印記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 西來初地

隨著廣州逐步邁向國際化大都市,新道路、新小區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地名命名成了新課題。許多新地名往往或者追求“高大上”,或者“附庸風雅”,或者用地產公司名字命名,筆者認為,這當然可以,但應與當地的廣府文化底蘊結合起來考慮。廣州地名命名不乏很好的案例,比如,把“秀麗路”改回“上下九”“十甫路”(不否認向秀麗是烈士,但這類“平民烈士”太多了,都以之命名是行不通的);康王路原擬起“世紀大道”的,后考慮紀念宋代廣府的抗遼民族英雄康保裔(百姓尊為康王),就命名“康王路”了;還有如芳村的不少新地命名都圍繞著“花”,如花地大道、浣花路、花地灣、紅棉苑、金蘭苑、芬芳小區、康乃馨花園等等;這些,都洋溢著濃郁的廣府文化氣息。可惜的是,圣心路、科甲里、進士里之類是改不回來了!

順便說一聲,地名命名也和人“改名”一樣,要規避歧義、諧音的,位于五山路的“銀匯大廈”,我真為命名者及在里邊工作的白領們悲哀!

奇趣地名是廣府文化的印記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 銀匯大廈